精工钢构欲定增募资10亿解资金困局 原实控人因占用资金被罚后破产

?精工钢构欲定增募资10亿解资金困局 原实控人因占用资金被罚后破产
中国网财经4月10日讯 (记者 赵戎 里豫)刚阅历过一场大变动的长江精工钢结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精工钢构,600496.SH)现在正处在活动性窘境中。为缓解资金困局,公司4月8日布告表明,将非公开发行股票征集不超越10亿元。2019年,精工钢构阅历了一场大的曲折。先是浙江证监局在2019年7月对公司实控人精功集团及精功集团的实控人金良顺进行了行政处分,随后,精功集团呈现大规划债款违约,又因无力偿还债款向地方法院请求破产重组,地方法院予以受理。精功集团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精工钢构、精功科技(002006.SZ)和会稽山(601679.SH)均发布布告发表了相关内容。实控人先被罚再违约后请求破产2019年7月19日,上市公司发布的《关于精功集团收到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出具的警示函的布告》显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浙江监管局对其及控股股东金良顺先生下达了行政监管办法决议书《关于对精功集团有限公司、金良顺采纳出具警示函办法的决议》([2019]47 号),对精功集团未有在2019年4月30日前发表2018年年度报告,且到现在没有发表等事项,给予精功集团及金良顺别离予以警示,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据了解,此次精功集团及金良顺被处分首要触及两个方面的事宜:一方面是精功集团未恪守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挂牌转让等相应规矩。另一方面是精功集团5.57亿元征集资金转给别人运用。换句话说,股东屡次违规占用公司的资金。2019年8月27日,上市公司发布《关于精功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四期超短期融资券未如期兑付及对本公司影响的布告》,其间显现,精功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四期超短期融资券(债券简称:18 精功 SCP004,债券代码:011802237)敷衍本息金额为人民币315,534,246.58元,无法在2019年8月16日准时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实践上,精功集团债款违约规划远比这次布告发表的大。2019年7月17日,精功集团在上海清算所曾发布布告称,到7月16日,精功集团及兼并规模内子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债款算计约21.1亿元。2019年9月5日,上市公司晚间布告显现,自7月15日精功集团发作首只债券(本息超10亿元)违约以来,到布告发表日,精功集团现已发作三次债款违约,三次算计触及金额15.97亿元。集团公司呈现严峻活动性危机。随后,大公资信把精功集团主体信用等级下调,精功集团向当地法院请求了破产重组。为稳定人心,精工钢构在布告里专门说到,精功集团与公司之间有较显着的股权阻隔,精功集团经过精工控股持有上市公司股权。从股权关系上精功集团的资金活动性问题不会直接传导至公司;公司在运营管理上有彻底独立性,不依赖于集团;公司不存在股东占用资金问题;地方政府也表态要正确区分精功集团的危险规模,避免精功集团本级的活动性困难影响到上市公司。活动性堕入困局 欲定增募资缓解虽然精工钢构表明对上市公司无直接影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但一个事实是,精功集团请求破产重组后,精工钢构的实践操控人发作变化,原二股东中建信匆促上马成为精工控股的榜首大股东,金良顺下台,中建信和精工控股的董事长方向阳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控人。此外,上市公司自身的活动性存在显着困难局势。据公司2019年三季度财报,公司活动负债算计82.71亿元,其间短期告贷14.0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活动负债1.80亿元,各类敷衍账款、收据52.86亿元;而公司的活动资产算计108.95亿元,其间货币资金只要19.72亿元,其他包含9.35亿预付款、55.24亿存货和各类应收账款、收据共24.25亿元。为缓解活动性困局,公司首要经过银行贷款等债款方法融资,到2019年9月30日,公司兼并口径资产负债率为63.10%。依据公司4月8日发布的布告,此次定增募资方案假如成功,将能部分缓解公司活动性困局。其详细非公开发行方案如下:非公开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越543,133,560股,拟征集资金总额不超越10亿元,其间3亿元弥补活动资金,6亿元投入绍兴世界会展中心一期B区工程EPC项目,1亿元用于绍兴南部归纳交通枢纽建造工程施工总承揽项目。 ( 修改:赵戎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